您的位置:首頁 > 科研 > 建言 > 正文

郝艷萍 王圣:港口整合,形合更要神合


2019-07-31 18:59:42      來源: 《大眾日報》2019年7月31日     責任編輯:李萍     人氣:

我省是海洋經濟大省,港口資源優勢明顯。整合港口資源,發揮整體優勢,是促進港口提質增效升級、化解過剩產能、優化資源配置、完善功能布局、避免同質化競爭的重要舉措。港口整合對于我省海洋強省建設、打造國際一流港口、經濟社會發展,具有重要意義。目前,山東省港口整合已步入2.0時代,未來整合將從港口行業內部,向上下游產業拓展,逐步實現港口供應鏈的全方位整合。

港口整合應實現“1+1>2”效應,在完成自然資源、行政資源、經營資源等各方面整合后,更加注重發揮港口一體化對經濟發展的帶動和輻射作用

港口資源整合,是指通過政府間戰略合作、企業間產權紐帶或契約關系,將彼此產業鏈聯結成協作體,以獲得產業系統競爭力。

港口是對外開放的門戶,是國家和地區發展的戰略性資源。近20年來,我國沿海港口規模不斷擴大,港口建設重復投入和同質化問題愈加突出,導致港口資源出現過剩,與經濟和貿易發展需求不匹配,許多沿海港口碼頭處于閑置狀態。

如同一區域內港口,由于腹地交叉、功能類似、業務同質化等因素影響,造成港口之間過度競爭,對港口資源優化配置產生了不利影響。通過港口資源整合,可以明確港口分工、防止內耗,優化資源配置。

在這種形勢下,國家制定了一系列鼓勵和扶持港口資源整合的政策。2017年,交通運輸部印發《深入推進水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行動方案(2017—2020年)》,明確提出要制定推進區域港口一體化發展的意見,促進區域港口資源整合。

自2015年以來,我國多個省份港口整合深入推進。2015年,天津港(集團)有限公司與河北港口集團有限公司簽署框架合作協議;浙江省海港投資運營集團有限公司成立,寧波-舟山港、溫州港、臺州港等港口實現整合和統一運營。2016年,天津港集團與唐山港集團共同出資組建唐山集裝箱碼頭有限公司;海南省人民政府發布《海南省港口資源整合方案》,提出重點整合“四方五港”,打造五大板塊。2017年,江蘇省港口集團有限公司成立,將省內八大國有港口企業納入旗下。此外,遼寧、湖北、安徽等省也大力推進區域內港口資源整合,港口資源整合規模和范圍不斷擴大。

根據整合深度的不同,港口資源整合可劃分為三個層次:第一層次為港口戰略合作或合資經營,是一種比較松散的港口資源整合模式,合作或合資雙方出于利益最大化需要,共同經營港口資源,實現局部利益的最大化;第二層次為同城或臨城港口資源整合,通常為市級層面的港口資源整合,處于同一行政區域內港口整合為一家港口企業;第三層次為跨行政區域的港口資源整合,是一種深層次的港口資源整合模式,真正實現了跨行政資源的港口資源整合,同一港口群內港口形成統一的港口經營與管理平臺,分工協作、錯位發展,優化資源配置,化解產能過剩和過度競爭,使港口更好地服務于經濟發展。

未來港口資源整合的發展方向,應是結合腹地經濟發展需求,合理配置港口資源要素、明確港口功能定位,使區域港口布局與經濟發展需求相協調。港口資源整合在實現對港口自然資源、行政資源、經營資源整合的基礎上,將更加注重區域港口一體化后對經濟發展帶動和輻射作用的增強。港口作為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重要戰略性基礎資源,其整合后應實現“1+1>2”效應,從而將經營重點從過度競爭轉移到提高服務水平、發揮臨港集聚功能,加強與區域產業、物流園區和運輸通道的銜接上來,努力實現港產城融合,為區域經濟發展注入新動能。

港口整合的最終目的,是要參與到國際國內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去,這需要在市場機制和政府作用之間,建立合理有效的平衡和合作機制,以避免“整而不合”或“捆綁式整合”

山東省共有7個沿海港口,分別為濱州港、東營港、濰坊港、煙臺港、威海港、青島港和日照港。

根據山東省政府《關于推進沿海港口資源整合工作的實施計劃》,山東港口整合大致分三步:

以山東高速集團為平臺,整合濱州港、濰坊港和東營港,組建渤海灣港;

以青島港為平臺,整合威海港,形成青島港、渤海灣港、煙臺港和日照港四大集團的格局;

適時組建山東港口集團,統籌全省港口發展。

2018年3月,由山東高速集團控股的山東渤海灣港口集團正式掛牌成立,濱州港、濰坊港和東營港的整合大幕就此拉開。2019年4月,渤海灣港口集團成功接收東營港務集團、廣利港集團和濰坊港集團人員及業務管理,4月26日又舉行了濱州港務集團領導班子及業務管理交接,這標志著渤海灣港口集團全面完成了對東營、濰坊、濱州三市國有港口的接管。7月9日,隨著青島港正式合并威海港,山東已經形成青島港、渤海灣港、煙臺港和日照港四大集團的格局,山東港口大整合只差最后一步——組建山東省港口集團。7月28日,山東省港口集團整合工作啟動暨宣布領導班子大會在濟南舉行,這最后一步也已正式啟動。

山東省港口集團的組建,最終目的是要參與到國際國內市場競爭中去。但港口整合如何保證各主體的經營自主性和競爭力,并共同做大做強?仍面臨多方面的問題和挑戰。

首先,就國內港口發展現狀來看,由于行政區劃的分割,區域內實力相當、性質相同的港口群和泊位群,在經營過程中往往以鄰為壑、分割腹地、彼此平行發展,甚至一些港口資源整合程度較高的港口之間,也少有實質業務交織和深層次業務融合,依然在很大程度上進行獨立規劃和建設,并沒有從現代物流和綜合運輸角度,推進資源配置的專業化和系統化。某些整合,僅僅是港口建設規模和吞吐量的簡單疊加,在港口規劃、經營管理層面依然各自為政,難以實現區域內港口資源優化配置和協同發展。國內一些進行港口整合的省份,并未成立省級的港口行政管理平臺,港口管理權仍然由市級政府掌握,彼此利益難以協調,港口行政資源難以整合,進而導致自然資源和行政資源整合不暢,整體表現出“形合而神不合”的狀態。

其次,由于港口經營性資源整合的主體,要追求各自港口市場估值和股權收益最大化,各方整合意愿不一定完全一致,利益也難以平衡。山東有3個港口吞吐量超4億噸、位列全國前十的大港,整合難度大、難點多。尤其是我省港口企業集團,碼頭資產的盈利水平相差懸殊。目前,青島港集團遙遙領先于山東省其他港口企業集團:日照港集團總資產達500多億元,但其凈利潤僅為青島港國際的1/3;煙臺港集團的凈利潤僅為青島港國際的1/18;威海港集團2016年才開始盈利;其他港口企業集團基本處于虧損狀態。加上不同港口企業內部的產權結構復雜,山東省港口企業的資本性質涉及外資、民資、國資等,企業間經營管理體制存在較大差異。港口資源整合涉及港口管理機構、臨港產業、海洋、交通等諸多行業和部門,協調難度大。相較于港口經營性資源市場化整合,港口自然資源整合和行政資源整合直接關系到岸線資源有效開發、資源共享和有序使用等目標的實現,影響著港口經營性資源的有效整合。很多港口固守自然資源的地域壟斷性,從而對經營性資源的整合造成阻礙。

最后,跨行政區域的港口資源整合,要涉及不同行政區域內的管理主體和經營主體,需要政府和企業雙方建立良好的配合機制。整合既涉及各港口功能定位、規劃和市場規范方面的統一,又涉及經營性資源異地投資、航線優化和物流服務等方面,各方必須建立有效的合作機制,既充分發揮港口企業經營管理港口的積極性,也要統籌兼顧區域各港口的經濟發展大局,通過合理的機制設計,謀求各方利益訴求平衡點。政府不宜干預過多、過細,如果行政色彩過于濃厚,難免會出現“整而不合”或“捆綁式整合”等負效應。

整合過程中,應根據不同港口的區位特征,制定差異化的發展策略;同時,提升港口對上下游企業的融合能力,通過聯動機制,放大整合后的規模效應,實現“港產城”融合發展

港口整合是一項復雜的系統性工程,推進我省港口資源整合,努力實現港口資源共享、港口優勢互補,有效達成分工合理、協同配合的整體效應,需要在以下方面采取措施。

根據港口特征,制定差異化的發展模式。我省港口眾多,腹地交叉,在整合過程中,應根據港口的區位特征,制定相應的發展策略。依照山東省港口整合“三步走”方案,渤海灣港口集團目前已完成了對東營港、濰坊港、濱州港的整合工作。由于上述三港均位于渤海灣內,距貿易主航道較遠,但距離腹地較近,在腹地貨源集散方面具有先天優勢。同時,渤海灣港口的內河航道條件較好,且中歐班列過境其腹地,其控股公司山東高速具備協調腹地運輸資源的雄厚實力。因此,渤海灣港口更適合通過“水水中轉”“鐵海聯運”等方式,構建高效便捷的港城交通網絡,實現港口與腹地的協同發展。另外,青島港具有一流的集裝箱裝卸能力,在整合威海港后,在東北亞方向擁有了更為便利的出海口;煙臺港在幾內亞博凱內港的礦石碼頭投資項目,取得了巨大成功;日照港鐵礦石吞吐量常年居于全國首位。上述三港在外貿出海通道、航線布局和貨源集散方面,均具有自身優勢,通過港航協作,能夠進一步拓展港口的航線覆蓋范圍,提升港口效率,形成分工合理、高效協同的港口格局。

建立大型綜合物流聯盟,通過聯動機制放大整合效果。從供應鏈的角度建立綜合物流聯盟,可以使港口集團和上下游產業實現雙贏,通過建立價格優勢,吸引更多貨源,拓展港口腹地,提升各港對整合效果的預期。一方面,由整合后的港口集團提供貨源保障,由合作企業提供價格支持, 通過簽署長期合作協議共同建立穩定持續的物流價格體系,降低供應鏈整體成本。另一方面,以供應鏈合作的方式,提升港口對上下游企業的融合能力,通過聯動機制放大整合后的規模效應,并進一步強化港口的核心競爭力,以協作方式提升效率,實現港口的多功能集成。

借助港產城融合,強化港口集團對整合的調控能力。通過港產城融合發展,可以解決因港口集團弱小而調控力度不足的問題。針對我省港口經營主體成分復雜的現狀,建議按照港產城融合發展的方式,由市人民政府、港口集團和當地相關企業聯合出資,確保港口集團對港口經營性資產的絕對控股。或者,保留某一合資公司的外資股權,而對國資部分股權進行整合。也可與對方談判拿回合資公司的運營權,給予合資公司保底或者固定回報,避免外資和民企股東大量退出。

采用地主港模式,提升港口的經營績效。地主港模式是未來港口經營的發展趨勢,同時也是發揮港口整合優勢的最佳選擇。建議在產權歸屬不變的情況下,由山東港口投資控股集團公司作為特許經營機構,將港口碼頭租給國內外港口經營企業或船公司經營,并收取一定租金用于港口建設,實現產權和經營權的分離。山東港口投資控股集團公司作為“地主”,擁有山東全境的港口所有權,在與承租方進行博弈時,能更好地發揮整合優勢,爭取更大利益。

(作者單位:山東社會科學院海洋經濟文化研究院)

平台套利